<form id="vf9rl"><nobr id="vf9rl"><th id="vf9rl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當前位置:   主頁>世熙動態>業務動態

          央視綜藝《信中國》| 與感動相遇,與信仰重逢

          2018-03-15 10:50 來源:未知 評論:0 點擊:
          《查令十字街84號》里有這樣一段話:
          “一旦交流變得太有效率,不再需要翹首引頸、兩兩相望,某些情意也將因而迅速貶值不被察覺。”
          驛寄梅花,魚傳尺素。書信,正是一種保留情意和時間的特別方式。
          3月9日晚,央視1套播出了一檔全新綜藝《信中國》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收視率毫無懸念地拿下了同時段第一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《信中國》的節目形式很簡單,讀信、解信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舞臺設計采用了360度環形天地的視覺效果,主持人和信使站在其間,給人以穿越時空的奇妙之感,在信中感受歷史與情感的共鳴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每封信都是一個窗口,歷史的場景在舞臺上被重現,沉寂已久的故事隨著光影和聲音的詮釋層層漾開。
          而信中所承載的情感,甚至是一個時代的縮影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烽火家書:與英雄的另一種相遇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第一期節目里,最打動知著君的信來自一位家喻戶曉的英雄。
          他是英雄,但在漫天的炮火中,在緊張的戰事里,他也是一位時刻思念母親的孩子。
          在家信中,他說“目前雖有少些困難,是能夠度過去的,請母親不要憂愁。”他向母親立誓:“男有決心在戰斗中為人民服務,不立功不下戰場!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他永遠留在了戰場上。老母親去趕集,知道了兒子犧牲的消息,“當時我身上像割了一塊肉一樣的疼”。
          “天下的母親哪有一個不疼自己兒女的呢!沒有!沒有!”
          但這位母親在給毛主席的信中,有一段是這樣的——
          現在我走到哪兒,人們都稱我是“英雄的媽媽”、“光榮的媽媽”、“親愛的媽媽”。
          我失掉了一個兒子,現在我有了千千萬萬個兒子。
          我等著你們勝利的消息,等著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他是戰斗英雄,也是一個年僅21歲的思鄉游子。她是英雄母親,更是一位心懷祖國的人民群眾。
          讀信人的聲音仿佛穿越時間和山河,串聯起寫信人和觀眾之間的心靈共振,讓人不禁淚流滿面。
          他犧牲至今已過去了66年,但直到今天,仍有一群人每天用充滿儀式感的方式致敬他——
          “連隊里始終有一張整潔的空床,那是為老班長所留,每天清晨,必會有人將床鋪整理妥當。”
          每當夜晚降臨,全連晚點名時,第一個被點到的名字也必然是這位老班長。指導員點“黃繼光!”,所有的戰士一同回應“到!”豪情萬丈!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黃繼光”這個名字,從小學課本起就刻在了很多人的記憶里。但在《信中國》里,他不再是一個被神化的英雄,而是一個有溫度有情懷的書寫者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沒有八路軍總司令朱德,只有一個清廉到只得向發小借錢贍養母親的無奈兒子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沒有巾幗英烈江姐,只有一位愛子心切的母親。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沒有開國元帥聶榮臻,只有一位對于戰爭帶來的不幸充滿痛恨,向兩位日本小女孩伸出援手的慈愛長輩。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節目采取了獨特的切入視角,堅毅中見柔軟,溫和里不失厚重。聚焦于最樸實的情感,帶給我們與革命英雄的另一種相遇。
          娓娓道來的一篇篇書信,讓我們看到了英雄的溫情一面,看到他們澄澈而熱忱的心。他們不再是歷史里一個刻板印象下的符號,而是一個立體豐滿、真實可感的人。
          親情、友情、愛情,這些平凡樸素的情感被鐫刻進書信,隨著文字的定格抵達了今天,讓戰爭中的人性光輝更加蕩氣回腸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家國情懷:在書信中與信仰重逢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《信中國》里,“信”是一個名詞,更是一個動詞。
          展開一卷卷書信,歷史的厚重引人喟嘆,故事的溫情讓人動容,但最讓人感動的,是信仰。四篇書信字里行間流露出的家國情懷,正是信仰最好的注解。
          2010年,鳳凰網曾發起《中國信仰調查》,94.1%的參與者認為今天是一個信仰缺失的年代,近七成的人認為社會熱點事件應歸因于主流價值觀的缺位。
          理想,似乎淪為一種不切實際的幼稚,取而代之的,是物欲橫流中人們對金錢和權力的追捧與崇拜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△搜狐關于國民信仰的專題報道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白巖松曾說,尋找信仰,這是中國最大的命題。
          人總要相信些什么,才不會在度日時,跌入未知的黑洞里?!缎胖袊返淖顒尤酥?,正是在于“以我手寫我心”中流露出的信念感。
          在第一期節目中,有這樣一個細節——
          朗讀黃繼光書信的演員楊洋剛上臺時,許多年輕觀眾為他鼓掌歡呼,但是當他讀完信后,大家是沉默的、兩眼通紅的。楊洋在念到“不立功不下戰場”時,情不自禁地重復了兩遍。而后,全場觀眾也齊聲高念“不立功不下戰場!不立功不下戰場!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這也許是一個為了節目效果精心設計的橋段,但知著君卻愿意相信,這里面是有真實的震撼與感動的。因為屏幕外的我,早已是淚流滿面。
          網絡所帶來的爆炸信息與多元價值,加劇了當代青年的迷茫與困惑。實用主義、消費主義、甚至虛無主義,信念感的缺失讓我們或滿足于庸常的忙碌,或頹喪于佛系的自嘲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可我們究竟來自何方?又將去向何處?
          這期節目似乎給了我們一種答案——信念是鳥,它在黎明仍然黑暗之際,感覺到了光明,唱出了歌。
          一篇篇書信里,信念是浴血奮戰的勇氣,是與親人相聚的希冀,是救國報國的熱忱,更是戰爭中不朽的人性光輝。
          在書信中與信仰重逢,是對歷史的敬畏,更是充滿詩意的篤定。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當然,節目也或多或少地存在問題。知著君以為,《信中國》第一期的缺憾在于節目對“信使”的過多關注。讀信前插入的嘉賓外景花絮,與信本身的內涵并無映照,濃濃的綜藝感與《信中國》的意境相比略顯違和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怎么做能更好呢?
          或許可以參考《見字如面》——演員出場前沒有任何渲染,讀信完畢,鞠躬轉身離開。
          化繁為簡,不消費明星,讓觀眾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“信”本身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品味一封信,讀懂一個人,瞥見一個時代。
          從古至今,書信中承載了太多的紙短情長,又定格了無數的歷史星光。
          正如節目制片人朱軍所說,97年,一路走來,中國能夠有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,是能找到根的。
          在這個時代,我們正需要這樣震撼人心的文化節目。
          《信中國》喚醒的不只是泛黃的書信,更是中華民族歷史中閃光的信仰。
          5分快3平台